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综合 > >

关于灵丘黑恶势力李军操纵高利放贷直逼人命的举报

时间: 2019-09-25 13:48 来源: 未知 作者: jxp 收藏 百度搜索本文

关于灵丘黑恶势力李军操纵高利放贷直逼人命的举报

2019年09月25日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93   我来说两句

举报人:灵丘县城道坡村村民:田雨  电话17501076095
    联名举报人:王俊英,冯志青,孙清,张考,刘向勇,石秀生, 郭秉富,伊财德,王小孩,黄东明,伊财庭
    举报事实:李军,男,灵丘县沙涧村农民,现居灵丘县名府花园小区。其先后在灵丘县信用联社、武灵派出所给相关领导开车,在此期间利用工作之便(李军的姨父是信用联社主任王兴继),从银行低息贷款且与多名领导以月息2分集资、以月息4分高利转贷放款,每年放款上千万甚至上亿元人民币。常年涉嫌非法经营、组织打手与黑势力勾结暴力催收,对欠款人采用拘禁、殴打、恐吓、砸抢、威逼等手段,压榨民众,偷税漏税,牟取暴利。同时贿赂操纵法院法官办案,形成保护伞,支持4分放贷,错误办案,错误执行,想方设法霸占他人财产,且他让执行谁就执行谁,他让拘留谁就拘留谁;在灵丘民间流传着一句话“李军有钱可以操纵黑白两道,灵丘法院李军说了算,谁贷了他的款死定了”,欠款人向法院提出的上诉与异议都以无效、失败而终,百姓怨声在道、怒不敢言,只要欠了他的钱若不能按时还款清,就算还款已超出本钱的几倍,也不肯罢休,仍利用黑势力暴力催收,利用法院强制执行、查封、拍卖,一生为他做奴,永无翻身之日,执行完当事人,想尽办法执行担保人的财产,所以逼得无数人无家可归,无数家庭家破、人亡。

举报事实如下:
 
    李军与刘秀伟、田雨一案中。2012年李军贷给刘秀伟23万(利息四分),一般担保人:田雨,月利息9200元,共付了2年多23万多元利息,因刘秀伟无力偿还一个月的利息后李军和刘秀伟商量开走刘秀伟一辆新宝马车抵了这笔款,但后来李军拒不承认。2014年11月,李军突然找到我向我索要借款。李军为了逼迫我还钱,丧心病狂,好几次去我家闹,跟我说俩句不对就打我,并站在小区向我家仍石头,幸好没砸伤人,把玻璃砸碎了,抢走我家防盗门和单元门钥匙(2014年12月14号,我打了110公安局有可查笔录)。并于2015年1月4日把我起诉到灵丘县人民法院。同时又把我名下仅有的一套住房保全并把我以连贷担报人的名义起诉到灵丘县人民法院。在案中李军私自撰改借条,把我从一般担保人强加为连带担保人。另外李军还通过法院执行了刘秀伟7万元现金。2017年2月李军又叫法院的人把我名下,实质早已卖给我姐(有司法局出具的《公证书》)的一辆京牌现代轿车抢走(当时没有任何扣押手续)。他们凭着钱多仗势欺人,把我姐像五马分尸般的抬走扔到一边。并不承认买卖关系,强行扣车,我姐因多次向法院申请要回无果,致使我姐于2018年3月8日悲愤气绝死亡。

    李军与刘向勇、石秀生一案,刘向勇于2010年4月27日向李军高利贷款25万元作为石料厂资金周转,月利息4分,并由朋友石秀生作为担保人,之前一直如期付息,2011年2月后,因厂子倒闭不能如期付息,李军于2011年8月15日在法院立案。法院支持李军四分利息,我先后还款本金5万,10万,但是仍以利息计算。2013年3月11日,我又交本金10万元,李军当时就给了法院主管执行的副院长杜宪成1万元好处费(有证人可以作证)。2017年7月15号,法院又把我的五间平房,以20万元人民币低价拍卖了。2018年10月又对担保人石秀生进行威逼。把其价值两千万的房产冻结,李军有法院领导为其撑腰使得我的案件一直拖着不结案一直生利息,他们意图把石秀生的财产也划到他名下。
    直到我2019年1月23日向大同市扫黑办举报灵丘县黑恶势力李军买通法官常年民间高利放贷欺压百姓牟取暴利,市扫黑办将举报材料转到县公安局,县公安局经侦支队着手办案,也不知道哪里走漏的消息让李军私下与在案人员提前沟通,让他们不要承认事实,我去邓安国家时就与李军的亲戚碰面,结果邓安国在我有录音的情况下也在材料中否认了李军的暴力催收行为。在灵丘县公安局调查取证几天以后,李军就突然找到我要跟我私下解决。并匆匆忙忙让法院把我和他的案子给结了,这显然是公安局的人已经给李军泄露了消息并伙同李军想办法让李军向我包括一些其他的证人,都做了私下的工作。有的赔钱,有的恐吓,有的赔礼道歉,软硬皆施,意图摆平这件事。果然过了几天。灵丘县公安局把我的举报以事实不清结了案。可见李军在灵丘树大根深绝非虚言,他常年涉嫌非法经营、组织打手与黑势力勾结暴力催收,对欠款人采用拘禁、殴打、恐吓、砸抢、威逼等手段,压榨民众,偷税漏税,牟取暴利的事实,一项都没得到解决,仍逍遥法外 (刘向勇,联系电话:1833497788)
 
    李军与伊财庭、王俊英一案中,2012年6月22日,伊财庭向李军高利贷款300万,月利息4分,每月还息12万,付至2013年11月22日再无能力偿还,共计还息204万,后经法院调解由王俊英先偿还利息100万,王俊英如约先还了80万,剩下20万还款,王俊英给杜宪成打电话还款,杜宪成不让打到法院账户上,说嫌少,按王俊英说其目的就是他和李军预谋霸占她的加油站,加油站已在网上发布拍卖。(王俊英  女、现年50岁,现居灵丘县东福田兴旺加油站;联系电话18903525651)
    2019年2月举报李军的案子后。李军让中间人找到王俊英商量撤诉的事情,因为王俊英的没有妥协,所以到现在案子还没有结。
 
    李军与孟德俊、邓安国一案中,李军雇佣黑社会对其恐吓、威逼导致孟德俊服药自杀后。又让黑社会对担保人邓安国及其家人实施恐吓,晚上翻墙入院胡作非为,对其恐吓、威逼,后又由法院法官出面施压、调解,无奈邓安国只能用唯一的一点养老钱将孟德俊的欠债还清,从此邓安国便得病,现在仍行动不便。
 
    李军与李小祥一案中,2010年左右李小祥向李军以月息4分高利贷款70万作为生意周转资金,后因生意倒闭不能如期付息,李军威逼、恐吓,导致夫妻离婚,李小祥远走他乡。后来李军起诉到法院,仍是法院杜宪成主管此案,李小祥说:“李军勾结杜宪成,以权谋私,所有还款都以利息支付,导致已还款70多万仍还不清,还骗走他老婆20万说是处理此事,但现在也没结案”,李小祥仍在外打工为他挣利息。李小祥电话:13935291218。
    举报了以后李军就派人找到李小祥,不知通过什么方式使李小祥改变了口供。我这里有李小祥和刘向勇聊天的录音。其前后不同的两种态度,证明了李军花费了人力物力威逼利诱李小祥。
 
    李军与黄秋明、黄东明一案中,黄秋明贷李军30万,还了70万利息后,李军又雇佣黑社会对其恐吓、威逼导致黄秋明得病去世后,便对黄东明进一步威逼。并派人到其单位大闹、恐吓,打架,严重影响公务。无奈黄东明托朋友协商,以一次给李军付款30万处理了此事。
 
    李军和郭秉富的案子。1998年郭秉福贷李军两万元,当时李军的亲舅舅刘建财是法院的副院长。支持李军的高利贷利息,法院便把郭秉富拘留了十多天,逼其把住房强行抵给了李军。使郭秉赋居无定所,跌沛流离。(郭秉富电话13103524369)
 
    李军与张兴乐、赵洪承一案中,李军将张兴乐夫妻绑架两天之久。后来郭富强出面将此事担下,共计300多万,但终将郭富强运输公司大院的房子霸占,价值一千多万。
 
    李军与伊财秀、伊财德的案子,月息4分高利贷款200万利息已经还了几百万,李军仍不罢休,终将其2000多万的厂子判给李军。
 
    李军于冯志清、孙清一案中,冯志清2008年贷李军30万,利息4分,付给李军利息9.2万,2009年李军就以欠利息5.2万和本金30万把冯起诉到灵丘县法院。在法院的执行下2010年5月分期冯还李军本息共33.2万元,剩余2万元利息,冯志清又被迫付了8个月利息(利息生利息还是4分,每月800元)6400元。就这样冯志贷李军30万,共还本息共43.04万,冯子清无法偿还高额利息,李军便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法院执行局完全支持李军利滚利的做法)。把冯志清迫的倾家荡产,一直躲到外地打工不敢回家。后来把孙清担保人银行卡冻结,纳入征信黑名单,当孙清从银行卡转款时才知道自己上了黑名单,孙清到法院找到执行局局长曾爱民问怎么执行的时候不通知我,曾局长说你快让冯志清把钱了吧,李军每天来找我的麻烦,我说冯志清已经本息还了他40多万了,那你们找李军去哇。后来才知道自己已经是“老赖”了,至使孙清的营业执照因无法三证合一而作废,没有任何一个单位跟孙清合作,贷款无法通过,汽车销售,汽车维修全部关门,现已负债累累。彻底影响了他们的诚信和正常的生活。(孙清13653627178冯志清13209843499)
 
    李军与邓连平的案子,李军带领人对其进行恐吓,李军与李付忠、张考的案子;李军与李建设的案子等等;这样的事实比比皆是,数不胜数。李军在灵丘县常年以放高利贷为业,社交关系广,经济实力强,树大根深,狂妄至极,游走于法律的边缘,县里根本动不了他,多少受害者告到县里,他都能摆平,有些人胆小怕他报复,也就忍气吞声,终身为他做奴。他勾结法院法官作为自己常年挣钱的手段,所有贷他款的只要经了法院,都是他说了算,一是先按月利息4分计息,让欠款人还款;二是说好的先还本金,但还款后都是还息不还本,三是等利息涨高了,就让法院执行你一次,再继续放松等利息涨高,反反复复,无穷无尽,不到家破人亡誓不罢休。现在法院仍有30多个案子未结案,关于他的案子现在都由法院纪检书记杜宪成一手负责承办。法院好多领导、工作人员也是对他怒不能言,包括法院执行局局长曾爱民都说:“我们也没办法,谁要贷了他的钱那就是打不完的饥荒(债)”。
    李军在灵丘放高利贷二十多年,牟取暴利,在灵丘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已严重危及社会稳定,破坏安定和谐,使多人家破人亡,中国是法制国家,岂容非法暴力巨息残害于民。2018年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对依法打击非法放贷讨债的犯罪活动做了专门的阐述。
    望领导严查事实真相,严惩非法高利放贷,严打暴力催收及保护伞,严格按照“违法放贷八大罪名”为依据,救民救命,立案侦查,为民做主,构建和谐社会。
    此致
             敬礼
                                                                                                         举报人:田雨  电话:17501076095
                                                                                                                       2019年7月20日


    注:本文为读者投稿,作者系山西省灵丘县武灵镇人,本平台已将其身份信息备份,作者愿对内容的真实性负法律责任。


    附:材料原文






 

(责任编辑:jxp)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更多>>